吴花燕事件后续:首笔2万元捐款去向成谜,银行医院各执一词 - 澳客彩票平台APP网
欢迎光临澳客彩票平台APP网

吴花燕事件后续:首笔2万元捐款去向成谜,银行医院各执一词

文 | AI财经社 王灿

编 | 华记

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,未经许可,任何渠道、平台请勿转载。违者必究。

因吴花燕事件引起的9958救助中心募捐风波仍在发酵。对于儿慈会称“已拨款”的20000元,医院是否收到款项,拨款流程究竟如何,医院方、家属方和9958方面在其中的实际接触情况尚不明朗。


2万元医院收没收?


1月14日,9958救助中心在其微公益平台上更新进展报告称,2019年11月14日为花燕转款2万元;后在转款过程中因乡政府和家人提出要求留到手术和后期再使用,善款未能进入医院。


14日晚,9958救助中心所归属的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(下称“儿慈会”)发表声明称,9958救助中心在2019年11月4日转款2万元至医院,用于吴花燕的治疗;而后,结合当地政府启动救助机制的现实情况,吴花燕及家属同时提出捐款使用意向需求:余下款项希望预留至手术和康复治疗再使用,因此余下善款未能拨付至医院。


据中国青年报报道,吴花燕自2019年10月12日开始住院。根据花燕户籍所在地沙坝河乡人民政府10月17日在其官方公众号“微沙坝”发布的文章,花燕在贵阳市第二人民医院治疗,并于10月13日被确诊为心源性水肿、肾源性水肿等多种病症。11月7日,花燕转院至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。


据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医保中心新农合办主任罗香香表示,该院至今未收到任何机构和个人打来的针对吴花燕的救助资金。


AI财经社从9958救助中心在微公益平台发布的募捐进展报告中看到,11月4日,9958救助中心提交了一份付款回单。回单显示,儿慈会当日向贵阳市第二人民医院的账户转账20000元,用途为9958吴花燕P124275医疗费。


吴花燕事件后续:首笔2万元捐款去向成谜,银行医院各执一词


15日下午,AI财经社致电贵阳市第二人民医院宣传科,一名男性工作人员表示,“没有收到这两万块钱,钱没有给我们医院”。AI财经社就二院方面是否和9958救助中心直接接触过向其求证,该工作人员否定了这一说法,称医院不会对外公开账户,“它要打(钱的话),打在患者自己的账号上去。”


对此,AI财经社于1月17日致电贵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收款账号的开户行,建设银行贵阳碧海花园支行的对公业务部门,工作人员表示“有这一笔收款”,并称该款项已于2019年11月4日,即转账当日到账。该银行工作人员还提到,院方明细里应该有(这笔款),院方一位熊(音)姓工作人员“每个月都来打回单”。


AI财经社从儿慈会开户行,中国银行北京西翠路支行对公业务工作人员处了解到,“汇款回单是有效的,这笔钱确实从儿慈会账上划出去了,也没退回来。”


吴花燕事件后续:首笔2万元捐款去向成谜,银行医院各执一词


对于20000元款项是否到账一事,17日,AI财经社再次致电二院宣传科人员,对于宣传科此前“未收到20000元”的说法,接电话的两位工作人员均表示,自己并不了解相关情况,医院目前正在调查。对于9958如何获知二院的收款账户,花燕在院期间的医疗费用是否已结算,两人均未回应。


一位担任“编辑”工作的女性工作人员首先表示,“现在正和财务核实,还没收到(财务的)回函,如果收到回函,将做出回复。”截至发稿时,未收到回复。


另一位男性工作人员则表示,“我们了解的情况是片面的,宣传科未和9958直接接触过”,这位工作人员称,包括他在内,宣传科共有4名正式工作人员。对于吴花燕事件,他表示院方已经和贵阳市有关部门进行了报备,但并未透露是哪个部门。


1月17日下午,贵阳市卫生健康局工作人员就上述情况向AI财经社表示,将尽快上报并回复。截至发稿时,未收到回复。


有关申请救助的谜团


根据“微沙坝”12月10日转载的央视视频报道,花燕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“在儿慈基金会那里筹了60万,在水滴筹(筹了)20万”。


吴花燕事件后续:首笔2万元捐款去向成谜,银行医院各执一词


根据吴华燕生前所就读的学校,贵州盛华职业学院发布的推送,花燕曾在10月29日发布的感谢信,在这封感谢信中,花燕对大家所给予的关心和帮助表示感谢,感谢来自众筹页面上的捐助者们、学校师生、沙坝河乡政府人员、茅坪村村民等多方面的筹款。花燕在信中提到,“感谢中华儿慈会为我伸出援助之手”。


吴花燕事件后续:首笔2万元捐款去向成谜,银行医院各执一词

9958中心表示,2019年10月25日,花燕与家人一起签署了9958救助申请表资料,当日9958开通水滴公益平台。


儿慈会在1月14日发布的声明中称,2019年10月25日,9958救助中心核实评估了吴花燕家庭贫困,病情危重,需要长期治疗的情况,因此接受了吴花燕及其家属的求助需求。吴花燕及家属随后填写了9958救助申请表,正式进入救助流程。


9958西南救助团队负责人赵俊霞在接受采访时提到,2019年10月25日,其团队与吴花燕、贵阳市第二人民医院的医生沟通,了解了吴花燕的病情及家庭情况,决定为花燕发起救助众筹。


赵俊霞表示,当时吴花燕在病床上,在场的包括吴花燕的弟弟吴江龙、婶婶以及医护人员,“申请表上吴花燕的签字是由弟弟吴江龙代签”。根据新京报拍摄的吴花燕申请表,患儿姓名一栏有“吴花燕”三字,患儿监护人一栏签有“吴江龙”三字。


吴花燕事件后续:首笔2万元捐款去向成谜,银行医院各执一词


目前,花燕家属方面未对外表示上述申请表是否属实。1月16日晚,据央视视频报道,吴江龙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对于9958救助中心对吴花燕的筹款,吴江龙称其和家人不知情;对于“9958的工作人员直接过来了解情况”,态度是“拒绝”;拒绝后并不知道(9958)款项去了哪儿、捐了多少钱。


转款流程未全部公开


对于儿慈会称“已拨款”的20000元,其拨款流程究竟如何,医院方、家属方和9958方面的实际接触情况尚不明朗,儿慈会目前声明内没有提及转款所产生的发票等情况。


根据9958方面向新京报披露的《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申请表患儿告知书》,善款使用说明内写到,转款到医院需提前3-5个工作日由患儿监护人在9958公众号自行申请。


值得注意的是,根据水滴筹、微公益等平台的筹款说明显示,吴花燕当时年龄为23岁,已经成年。据凯里学院人文学院教师吴玉荣向央视介绍,花燕的母亲、父亲已去世。


据《民法通则》第二章第二节“监护”相关内容,其中有关于“未成年人的监护人”、“精神病人的监护人”、“监护人的职责权利与民事责任”、“精神病人民事行为能力的宣告”等四条。上述“监护”章节中并无涉及已成年病患的“监护人”相关条文。


据此,转款申请是否完成?何时完成?谁作为“患儿监护人”提起申请?目前,家属方面和9958方面均未对外界回应。


根据9958在微公益中披露的项目执行成本费用信息,善款支出和票据核销监管被包含在项目执行成本费用内。根据上述《告知书》内有关核销票据的条款,中华儿慈会为患儿转款到医院后,患儿监护人需及时返回此次转款所产生的住院发票及住院明细。


不过,在1月14日儿慈会的声明中,儿慈会并未披露上述发票及明细相关。


吴花燕事件后续:首笔2万元捐款去向成谜,银行医院各执一词


款项未来如何处理


目前,9958救助中心在微公益平台与水滴公益平台累计为吴花燕筹款1004977.28元,9958将收取筹款额的6%(约为6万元)作为项目执行成本费用,除了票据核销外,还包括一线核实评估、医疗渠道对接、自媒体平台筹资运营、医院治疗动态探访和反馈、项目结项调查工作等成本支出。


花燕去世后,款项将如何处理,截至发稿时,9958方面并未回应。


根据儿慈会此前的声明,儿慈会表示将尽快与吴花燕家属进行沟通,了解意愿,后续善款的使用情况及时向社会各界公开说明。


目前,儿慈会已对9958开展调查。对于儿慈会内部调查的最新进展,儿慈会合作发展总部工作人员孙丹丹曾对AI财经社表示不便回应,一切以儿慈会官方声明为准。


根据9958救助中心此前在其他患儿募捐信息中的说明,如孩子在治疗中遇不可抗拒因素停止治疗,该患儿剩余捐款将用于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紧急救助医疗拨款使用。


据了解,9958救助中心是儿慈会旗下四大项目之一。截至2019年,9958平台筹款总额为8.06亿元,总支出8.02亿元。


根据救助中心2018年工作总结,中心年募捐额为1.66亿元,占儿慈会年捐赠收入的31.80%;中心年支出1.67亿元,占儿慈会年支出的35.83%。2019年,9958中心募款额升至2.43亿元。